首頁>視察調研工作動態

唯科技強國有用之才是舉——全國政協無黨派人士界委員“推動科技評價體系改革政策落地實施情況”赴江蘇考察綜述

2019-06-14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新時代的中國,發展依靠科技,科技依靠人才,人才依靠合理有效的評價機制激發創造力。科技評價體系改革,是事關全局、舉足輕重、關系未來的重大問題,關系到科研機構和廣大科技工作者的積極性、創造性。

科技評價導向是國家科技創新和發展能力的重要影響因素。進入新時代、面對新形勢,黨和國家高度重視科技評價工作,我國科技評價工作和體系建設不斷完善發展。

人民政協圍繞此問題積極發揮作用,重視相關政策的改革動向和落地實施情況。無黨派人士界別委員多次就此問題發聲,曾圍繞此問題提出界別提案,并連續兩年在全國兩會期間作為界別關心問題開展界別協商,列為今年無黨派人士界委員考察的重點題目。

5月22日至27日,以全國政協副主席鄭建邦為團長的全國政協無黨派人士界委員考察團前往江蘇,深入南京、揚州、南通三市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科技創新型企業等地,實地調研科技評價體系改革政策落地實施情況。

■“三評”標準關鍵在于人盡其才

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是科技評價體系中的“三評”。

2018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以構建科學、規范、高效、誠信的科技評價體系為目標,推進分類評價制度建設,注重發揮好評價“指揮棒”的作用。截至目前,已有8個省份根據《意見》出臺了細化要求。

通過6天的考察調研,委員們感受到江蘇省各方面對科技評價改革的關注和重視,這項改革已成為政府加強科技管理和完善科學決策的重要舉措,成為這個東部地區推進經濟強省建設,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的核心議題。

考察團團長鄭建邦指出,要切實發揮好科技評價作為科技創新“風向標”“指揮棒”的重要作用,為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提供有力保障。

江蘇人文薈萃、智力云集,科教資源豐富,研發力量雄厚,區域創新能力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前列。近年來,江蘇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聚焦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先進制造業集群培育,建立起科學規范、高效誠信的評價體系。

考察團成員與江蘇省政協和政府有關部門進行了面對面座談,對于江蘇突出科技人才品德和創新導向評價的新模式印象深刻。“結合專業屬性和行業特點新增創新能力評價指標,對基層一線科技人才實行政策傾斜、下放院校、企業、醫院的高級職稱評審權,探索高校優秀人才薪酬協商機制等一系列做法,強化了用人主體在評價中的關鍵作用。”考察團認為,江蘇的經驗值得在全國范圍內推廣。

座談中,江蘇省有關部門提出進一步細化有關科技評價體系改革政策的希望。考察團副團長李衛常委認為,細化工作要從基層開始從下往上開展,要根據高校教師、企業科技人員的所呼所盼來研究什么樣的政策最好、最有利于調動創新積極性。“政府需要做的就是不斷放權,管得越少越好,充分尊重市場主體對人才的評價和選擇標準。”

“要構架好政府、市場和社會三方在‘三評’中的角色定位,共同發揮好‘指揮棒’的作用。政府評價要改變監督性質的評價方式,改為采取服務型方式。”鐘章隊委員提出,“要提高學術共同體服務式評價的權重,政府要充分運用大數據,簡化被評價單位、被評價對象的申報工作流程,更加重視市場在評價體系中的激勵作用。”

“我注意到,現在江蘇職稱評審不再同外語水平掛鉤,這種充分考慮人才多樣化分類評價的做法值得肯定。比如,從事中文古籍整理、國內考古研究等工作的同志,為什么要用外語來框定他是不是優秀人才呢?”席南華常委表示,他所在的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在人才任用提拔上并不特別關注評價,“比如一個副研究員可能兩年就提研究員了,有的連成果都沒發表就提拔了。大家朝夕相處、知根知底,都知道誰在數學方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制定什么樣的評價標準,關鍵看能不能夠真正人盡其才,讓評價起到正面作用。科技評價管理的思路水平一定要跟上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需求。”席南華說。

■摒棄“四唯”“五唯”,剝離“帽子”自帶光環

2018年10月,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中科院、中國工程院等五部門發出通知,聯手開展清理“四唯”的專項行動,旨在改變科技人才評價“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的現象。隨后,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通知,決定在各有關高校開展“五唯”清理。

從“四唯”到“五唯”,多了一個唯“帽子”,指的是科技評價領域唯身份、稱號的現象。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的“帽子”品牌主要有如下幾種——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千人計劃入選者、萬人計劃入選者、長江學者計劃入選者、青年長江學者計劃入選者、優秀青年科學基金項目獲得者、杰出青年科學基金項目獲得者……

曾幾何時,各地瘋狂“搶人”大戰的目標都是沖著這些“帽子”使勁兒的。科技評價中的“帽子現象”引起很多爭議,是人才流動中不正常現象的一個根源。個別科技工作者戴上一頂自帶光環的“帽子”,不斷在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N級跳”玩“帽子戲法”,學術成果沒出多少,年薪待遇卻不斷攀升的現象,成為社會各界普遍詬病的“頑疾”。

稍作分析,這些“帽子”除了兩院院士是長期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三至五年的項目卻被視為終身身份,背離了項目表彰的本意,帶來了若干的弊端。歸根到底,是因為“帽子”成了各地科技評價指標的一部分,項目變異為“帽子”并具有附加值,嚴重擾亂了科研秩序。

“人才評價最好的方法是不要評價、不給‘帽子’。某個單位要干哪些事,需要什么人才,自己最清楚。做出大家公認的業績,自然就是最好的人才。”參加座談的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錢林方觀點鮮明。“以前在國家困難的時候,給人才予以政府津貼、長江獎學基金等,是為了幫助科研人員渡過難關的;現在條件好了,需要改變思維方式,剝離帽子和利益的關聯,能不能不要做這些評價?”

“要讓項目產生的‘帽子’回歸到項目的本身,讓科研單位重視人才成長和實際產出。”席南華對錢林方的觀點深以為然,他認為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把項目與“帽子”分開——“帽子”項目的成績要歸屬項目負責人申請時所在單位,不應成為個人身份;“院士”權重更多屬于院士當選時所在的單位。“可以設指標反映一個單位培養了多少‘帽子’項目,培養了多少院士,作為科研單位考核指標。”

李衛注意到,盡管目前很多地方的科技評價方法已經開始有所調整,但真正摒棄“四唯”“五唯”還需要不斷努力。“到一些地方,情況報告首先介紹的還是在說有多少院士、杰青、專利、論文,有的把專著等折抵成相當于多少SCI,真正的目標還是在看論文。現在科技工作很多都是大團隊合作,付出貢獻的人很多,但評審只認第一署名不認第二署名,不能體現出每個人在其中的貢獻。”

“現在的人才評價往往是靜態的,只考察既有成果,不考慮人才潛在價值。有些‘帽子’甚至變成終身‘標簽’,出現了‘鐵帽子’現象,使人才缺乏持續創新的能動力。”考察團成員一致認為。

在揚州,科技項目開始從原來的“嚴進寬出”轉向“寬進嚴出”,近年來每年市級科技項目立項200到220個,80%左右的項目通過驗收方式完成,不能通過驗收的項目,要求承擔單位把資金退還,并且規定兩年內不能再申報。

“現在取消了中間檢查環節,加強了最終驗收環節。”揚州市科技局副局長趙松林介紹,過去以專利、論文數量等為考核依據,現在提高對于項目質量的要求,“這樣的方式更為合理。只要能出成果,專家的驗收打分就高。”

為了鼓勵引進世界科技和產業發展前沿頂尖人才,揚州市出臺規定,“一事一議”按最高5000萬元給予項目資助。“頂格的5000萬元可是有前提條件的,必須是兩院院士,而且人要常駐揚州工作,課題和研究內容要經過市科技部門把關。”揚州市副市長方桂林回答了委員們就此問題的提問。

■讓市場成為評價科技人才成果“試金石”

摒棄“四唯”“五唯”,科技成果和科技人才如何評價,還是要回歸到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上來看。在江蘇的一系列考察活動過后,考察組提出,要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科技評價的重要指示精神,做好新時代的科技評價工作,關鍵是要注重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主體作用,讓市場成為評價科技成果的“試金石”。

企業是創新的主體,是推動創新創造的生力軍。在應用類科技成果的評價中,一項科研成果是否成功,企業和市場的選擇是最好的評價。考察組成員一致認為,“科技評價結果要落地,就要重視評價結果使用主體的意見。科技評價服務于創新,就需要重視市場的作用,尊重市場選擇,增加市場考核的指標。”

江蘇是經濟強省、制造業大省,以省產業技術研究院為代表的一批新型科研機構正在著力變革科技管理和評價機制。成立5年多來,產研院累計建設了專業研究所42家、衍生孵化創新企業580多家,集聚高端研發人才6000多人,轉化技術成果3100多項。

堅持課題來自市場需求、成果交由市場檢驗、績效通過市場評估,財政交由市場決定,充分發揮市場對技術創新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資源配置的導向作用,江蘇省產研院的探索始終圍繞著“市場”二字展開。

前幾年,該所引進了一位不擅長“寫論文”但擅長產業化的海歸博士,他研發的項目如今在市場上已經取得了接近1個億的產值。通過舉薦,這位博士成功獲得了南京市對高層次人才的政策支持,正推動項目落地。

“如今市場評價的權重占得越來越大,一個人的水平怎么樣,用人主體最清楚,物有所值才會給你待遇,有為才有價。”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黨委書記、副院長胡義東說。

調研組還考察了南京大學、南京工業大學、揚州大學等高等院校,由于院校特色不同,對于人才和科技成果的評價方式也不一而同,看實績不看“帽子”是改革的總基調。

南京工業大學校長,正是考察團里的喬旭委員。近幾年,南京工業大學對人才和產出科研成果的實際質量和社會貢獻加以觀測考察,鼓勵并引導高校人才走出“象牙塔”,把論文寫在車間里,寫在裝置上,寫在產品中。在引才評價中,不唯人才帽子,通過多種形式柔性引才,使之成為“不為所有,但為所用”的創新力量,并通過改變績效評價體系體現激勵。

喬旭建議,要進一步細化人才評價指標,把“投入產出比”納入人才考核體系。綜合考量人才帽子、平臺載體、項目經費等“投入”要素的體量,以及獲得支持后,人才在基礎研究、技術應用和轉移轉化等領域取得的成果質量、創新性和成果效益等“產出”水平,將實際貢獻確立為評價導向。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深圳35选7开奖结果
街机电玩捕鱼2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遥控麻将机 天津快乐10分 青海11选5前3直 中国足球网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app 国际棋牌游戏平台 2019开奖结果3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上证指数走势图 白姐公开一码 波克棋牌游戏手机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牛盛配资 辽宁11选5快速看号方法 姚记棋牌苹果